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陈祝安:助推蝉花虫草产业进入创新“快车道”

发布日期: 2019-10-29   来源:中国食用菌商务网

    1934年,浙江南部的一个贫困农家,呱呱落地了一个瘦小的男孩,他就是“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获得者、“蝉花虫草之父”——陈祝安教授。
 
    从他记事的那天起,几乎看不到父亲的身影,父亲是遥远的。新中国成立不久,陈祝安却收到了来自中央人民政府并由陈毅司令员签发的“革命烈士证”,这才知道父亲是一位中共地下情报员,在解放舟山群岛中被国民党发现后杀害了。这是一个现实版的《潜伏》,一个活生生的“余则成”。
 
    1942年6月,他的家乡遭到了日军的狂轰滥炸,瘦弱的他在逃难路上奄奄一息,是他的祖母从当地的竹林中采挖出一丛丛纯净洁白的金蝉花炖汤喂食,挽救了他的生命。从此,陈祝安便与金蝉花结下了不解之缘。
 
    1952年,陈祝安教授怀着对金蝉花的特殊感情,以优异成绩考入山东大学,攻读生物系昆虫微生物学。1955年转读南京大学林学和生物防治学,毕业后在浙南林区的林业研究院所一干就是20年。
 
    这20年,涌现了不少有志的中国知识分子和科技人员,陈祝安也是其中一员。他静静地、系统地研究金蝉花,克服万难,成就了他成为研究金蝉花并使之成果转化第一人的公认地位。
 
    随着邓小平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上重要讲话的发表,中国的科学和科学家们终于迎来了“科学的春天”,陈教授也开始攀登他人生的巅峰。
 
    1978年,陈祝安在全国科学大会上获先进工作者和先进集体表彰;1981年,陈祝安的金蝉花研究成果就被评为“浙江省科技进步一等奖”;次年,他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和“浙江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1983年,金蝉花研究成果被评为“浙江省医学科学进步一等奖”。随后,他连续当选第六届和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从1992年起,陈祝安教授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为了体现党和国家对知识分子的尊重,发挥知识分子在国家建设中的作用,当时的浙江省委已经给陈教授铺就了从政的“红地毯”——安排陈教授出任温州市副市长,但却被醉心于金蝉花事业的陈教授婉拒。
 
    在长期的金蝉花研究中,陈祝安教授与著名肾病专家、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陈以平教授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从浙江农科院退休后,他多次拒绝了国内著名药企的邀请,却应陈以平教授的要求,爽快地携夫人举家从温州迁入上海,加盟泛亚医药,开展金蝉花的产业化推进,造福广大的肾病患者。
 
    泛亚医药专业的科学家团队、国际一流的科研条件、始终如一的事业目标焕发了这位老人金蝉花事业的“第二春”。
 
     2014年,在泛亚医药第三届《金蝉花对当代医学和人类健康的贡献》学术研讨会上,他被中国科技成果转化促进会、中国虫草产业联盟、泛亚医药集团授予“金蝉花研究终身成就奖”;2018年,他毕生的研究成果——《一种蝉拟青霉菌株及其应用》获第二十届中国专利奖“金奖”。这是由国家知识产权局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联合颁发,它代表着国家专利技术的最高水准,是国家对知识产权的最高荣誉。
 
    将野生蝉花的人工驯化是中医药现代化的代表,填补了世界空白,是重大发明。陈祝安说,根据专家几十年对蝉花的药理学研究,蝉花对肾病、肺病、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肿瘤防控等多种疾病有显著贡献,且被实验证实可以关闭人类衰老基因,它的价值越来越被认可。基于以上对国家的重大贡献,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迎来70华诞之际,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向陈祝安教授授予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这一特大荣誉,以表彰他对国家的重大贡献。这是党和政府给予这位科学老人的最高荣誉和致敬。
 
    今天,以陈祝安为核心的虫草科研团队,助推着泛亚医药的蝉花虫草产业进入了创新的“快车道”。
 
    在陈祝安的技术指导下,中国建设了第一个蝉花虫草的规模化培育工厂,实现了蝉花虫草的产业化推广,并在瑞典创建了第一个“中国海外虫草推广示范基地”,开始了“蝉花虫草、中国培育、瑞典生产、全球拓展”的国际化道路。
 

*版权所有
① 本网所有自采资讯信息(含图片)独家授权中国食用菌商务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例:"中国食用菌商务网"。
②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并注明转载出处,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